文学楼 都市言情 快穿美人白月光 24.仙子vs杀神

24.仙子vs杀神

小说:快穿美人白月光| 作者:小棋童| 类别:都市言情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 牢记域名:www.wenxue6.com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快穿美人白月光》最新章节...
    而已有长老察觉了君翊与卿玄的衣裳垂发尽湿, 便已猜到二人此番定是玷污了塔中的圣物冷泉,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:“君翊, 今日我看在君家先祖的份上,不会对你动手。你让开,老身今日来此处, 便是特地来为武林正道除害!”

    君翊纹丝不动, 淡声道:“各位前辈, 高塔起火与卿姑娘无关。我, 亦不会让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, 众人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卿玄身上, 竟是半分挪不开。

    实则美极。

    然立即有定力梢稍强之人回过神来:“除了此妖女,还有谁会毁掉武林圣物?”

    而苏菀只静静看着他们, 竟连一丝惶惑都无, 平日清丽的面容, 此刻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“长老, 昔日你满口仁义道德, 如今不也是要动手杀生么。”这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难以掩盖的蔑意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长老们气极,哪儿再等她多言, 立即反手, 白光闪过, 布下了威名赫赫的乾坤阵。

    “那今日便看看,究竟这邪门外道玉心经有多厉害, 我百年的江湖正术压不压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苏莞唇角弯了弯, 随即抽出腰上的玉骨笛, 作势又欲运功。

    007分析数据预测了一下,得出结论,如果和这群人真的硬碰硬,宿主未必有全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苏菀提醒,【那不一定,如果和君翊一起呢。】

    007有些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在这个世界,阴阳经的关键在于双修,一个人,是怎么都不可能攻成的。”

    一人炼,则堕入魔障,两人合,则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说罢,她上前一步,离那群长老更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君翊忽然叫住她,“你到我身后去。”

    苏菀停下脚步,看了他一眼,眼尾带着初阳般的明媚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种阵仗我自小见过不少,我可不怕。可君少主名门之后,学的都是与长辈有礼,能如此与正道长老相抗,我是第一次见到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划过君翊布满水汽的,湿润而优美的身躯,惹得君翊清冷的眸间又灼热了些。

    苏菀轻松道:“算了,还是我自己打,你到后边去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即使这种时刻,苏莞却丝毫不紧张一般,言语仍不忘挑逗。

    君翊顿了顿,终开口:“卿姑娘,你是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叫我阿玄吧,怎样,君少主。嗯?”她眼尾轻轻上扬,其中点着许多细碎的光,添了三分清婉的少女娇态。

    007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翊听到“都这样了”几字时,脸色已稍稍有些变化。谁料他沉默片刻,声音竟真的变轻了些,“……阿玄,回来。”

    007捶胸望天,也亏得这个世界男主家教甚严,不会与女子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苏菀听罢,轻轻笑了,脸颊处淡淡的粉嫩,如同初冬的落雪覆下来。

    好感度顺利上升到了60点。

    莼儿亦在讨伐的武林正道之列,见这一幕,简直对卿玄犯恶心,难怪江湖人说此女是武林妖女,修习禁术,年纪虽小,今日一见果真与传闻中一般无二,这般不堪。不过她最犯怵的是,师兄昔日为人最不过清冷禁欲,今日竟与次内部一同出现,还浑身透湿,难道……师兄真的为她破了禁。

    她最不曾料到的是,君翊师兄是名门之后,香火嫡子,竟会愿意背叛三千大道,来只身护着此女,怎会……如此?!

    她记忆中的师兄决然不会如此,定是那个妖女行事不堪!

    “……师兄。”

    想至此,莼儿已欲哭非哭,呢喃道。

    君翊丝毫没有理会她,甚至连一眼神都不曾递过去。卿玄与君翊双双执剑,轻轻破开了那乾坤阵的破绽,在周身凝成一股雪白剑气。

    他点到为止,刚好足以自卫,却不会伤及任一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功力似恢复了一些。”苏菀故意凑到君翊耳边,说。

    苏菀当众如此,君翊面色一僵,微微颔首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昨夜。”君翊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接着,他微微蹙眉,“此处危险,你退后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,苏菀心里是有一点震撼的,利用阴阳经重炼根骨,其实是极为痛苦的一种修行之法。

    却不知什么时候,在她没注意之时,君翊竟已攻成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这个世界所有的设定不过是主神的一颗棋子,世界中的人便犹如虚拟,像是不曾真正存在过。而君翊为人,自始自终虽为寻仇,却绝不会伤及无辜,这已经不仅仅是所在了,更让苏菀想起了很多模糊不清的记忆。

    身世悲惨,却心怀悲悯。

    与曾经的那人,简直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,生于乱世,不失傲然君子骨。

    君翊却丝毫没有察觉苏菀的失神,他逆着暮光,长身玉立,护着身侧少女,运剑行云流水,容颜如神灵俊美无双。

    众人错愕。

    有生之年,从未见如此剑法。其行招诡谲,简直能与当年的玉心经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然而,君翊的攻法仍很快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他的根骨尚未痊愈,运剑时内伤初发,不多时便被几位长老死死围在其中,挣脱不得。空气中隐隐漫出了丝丝缕缕的血腥气,不知是谁散发出的。

    阴阳经虽奇,独自一人,到底难以驾驭。

    长老见势,丝毫不留给他机会,反倒前纵疾步,断掉他所有后路。

    “君翊,你今日所作所为,愧对君氏先祖,有失名门家风,可曾有分毫悔悟?!”

    君翊压住了心中的血腥气,仗剑在地,“我不曾愧对先祖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艰难起身,与长老直视。他的眼眸中清冷如冰山,果真毫无悔悟之色。

    “孽障,荒唐!”长老气得发抖,几乎快将他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忽然,苏菀执笛,凌空,飞到了他的身前。一缕俏丽的红衣,在暮光中飞舞,似从天上来。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,轻声道:“君翊哥哥,你为何觉得我会让那个你一人来,再不济,我们也要并肩作战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听上去有些俏皮,又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听到这称谓,一瞬的错愕后,君翊迎向苏菀的眼神中,染上了一层浓的散不开的墨。

    “不成体统!”长老那边,周身的洪荒之力似已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苏菀不等君翊回过神来,立于他的身后,恰到好处替他挡住了那些显而易见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阴阳经的口诀么。”苏菀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菀:“念!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笛一剑,一红一白,划破道道惊鸿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那些来势汹涌的长老竟再无法往前一步。不仅如此,他们甚至被逼得节节败退。原本气势滔天的剑层亦不复存在,竟都败于那二人收下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片刻的惊艳后,立即有人惊呼,此乃阴阳双剑,天下无双!

    阴阳既出,横绝江湖。

    最惊诧的是桓月宗宗主木桓,他的脸色几乎是惨白了,齿冠发颤:“君翊,你,你的内力何时竟恢复了?”

    君翊扫过去,目光如置寒冰,而举手投足却又不失从容淡雅。“前辈,别忘了,善恶有报,因果循坏。”

    木桓瘫软,这怎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当日,他亲眼所见君翊的根骨尽失,三年之内不得习武,若非,他根本不可能难道……自己所寻已久的阴阳经一直都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相传根骨已废,世间唯有一法可修得阴阳经,可自己一直以为阴阳经已绝迹江湖,绝不会落于君翊之手。

    相传中,这修习阴阳经,亦是需天时地利,而据说这人和,便是需根骨极佳的女子与之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今日一见,虽不算是攻成,君翊也有了雏形。难道……他们二人在那高塔的冷泉中,已做为人不齿的苟且之事!

    荒唐。

    想至此,木桓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精光。

    禁忌之恋,罔顾人伦,单单两条,便足以将君翊打入邪教,足以让他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从此武林之中,再无什么君氏嫡子,如玉君子之说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君翊当真蠢不可及,竟甘心为一妖女,背弃三千正道。

    想至此,他丝毫没有犹豫,站了出来,“各位长老,我敢肯定,君氏嫡子,被妖女所惑,已绝非我正道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还请各位长老,清理门户,就地□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变,莼儿的脸色更是气得发白。

    她站出来:“我师兄断然不会如此,他自小名门嫡子,品行修为诸位长老皆有见证。今日种种,皆因妖女迷惑,望长老明察秋毫,早日除掉妖女才是。”

    而苏菀亦发现,莼儿看向她的眼神近乎于愤恨了。

    此时,君翊把苏菀向自己身侧拉了拉,淡淡道:“别怕。”(www.wenxue6.com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 [添加书签] [章节错误/更新慢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