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楼 玄幻魔法 你今晚睡书房[快穿] 98.我竹马可能喜欢我(25)

98.我竹马可能喜欢我(25)

小说:你今晚睡书房[快穿]| 作者:宗镜| 类别:玄幻魔法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 牢记域名:www.wenxue6.com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你今晚睡书房[快穿]》最新章节...
    你好。  周围像有生命般缓慢蠕动, 渐渐地,扭曲的线条开始恢复成正常的形状, 等看清一切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停在一座挂满了火红灯笼的楼阁前。喧嚣的声音传入耳中,灯火煌煌, 烟火味十足, 刷着红漆的栏杆上倚着浓妆艳抹的女人。

    陈溱拢了拢宽大的袖袍, 突然有点想笑, 他终于明白刚才古怪的现象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高楼上写着“难却楼”, 寓意盛情难却, 是个青楼,青楼不稀奇, 古代遍地是青楼, 但是位于云洲大陆中庭, 为定云山庄输送婢女侍妾的地方却只有一处, 正像一只华美的怪物般矗立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家, 距离这座繁华的城市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呢。

    他却在短短时间内毫无知觉地跨过了时间与空间的鸿沟,陈溱当然不认为的自己有穿越的功能,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, 自己被人按了“快进键”, 迅速走完剧情,来到了故事的原发地, 定云山庄附近。

    他嘿然一笑, 差点骂娘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参加了一个古怪的活动, 但是没想到就连基本的自主选择权都没有,分明就像个NPC一样任人摆布。忽略掉心中的不悦,准备掉头就走,没想到有人在身后拉住他。

    陈溱一顿,顺着袖子看过去:“姑娘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扯住他的是个漂亮丫头,看着他粲然一笑:“公子,既然站了半天,何不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进、进去?

    陈溱腾地脸红,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连忙抽袖子:“不、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后挪了两步,那少女步步紧逼,笑道:“公子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客气,我、我家娘子还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男人寻花问柳是寻常事,尊夫人是母老虎不成?”

    陈溱心虚一笑,不知道为什么带入了稚乐那张冷淡的脸,真情实感地说:“她善妒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扑哧笑道:“不难为公子,我家主人请您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熟悉的提示音——“叮,结识主角攻,奖励100金币。”

    陈溱热泪盈眶,这声音太他妈好听了!他要录下来回去听一百遍!

    “你家主人?”

    “您有所不知,我家主人正是定云山庄庄主云轻。”

    “云……轻?”

    少女似乎诧异于陈溱不认识云轻这个人,瞪大眼睛解释道:“云轻正是执掌定云山庄的那位超灵修士,您竟不知道?”

    陈溱露出腼腆的笑容,知道,渣攻嘛,我还想会会他呢。

    少女退开一步,做了个请的手势,不知道为什么,他甚至觉得这丫头的笑容里都藏着洋洋得意。但本着系统在手,天下我有的心态,他昂首阔步地迈进去了。

    一边跟着少女进入难却楼,一边开始开电脑。M710还是那个庞然大物,现在却看起来格外可亲,粗狂中闪着柔情,棱角里透着圆润,陈溱屁颠颠地按下主机开关,就听见轰隆隆的声音。

    嗯,果然距离产生美,这种时候噪音都变得有韵律感了。他甚至对这台动不动就断电的老式机产生了意思同情。

    屏幕亮起来,进行检修,偌大的空间之中闪现耀眼的光芒,在光芒中央有一团告诉旋转的黄色物体。

    陈溱下巴都惊掉了,M710浑身的炸开,变成一只毛团。

    它委屈巴巴地说:“宿主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贴合生活的词语出现,陈溱激动地要捂脸转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新皮肤?”

    M710昂了昂圆圆的小下巴:“静电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出现了古怪的沉默。

    人生,果然是不可谓不凄惨。

    陈溱指了指面板:“我有钱了,可以给你买营养液。”

    毛团黑眼睛一亮,摆着尾巴游到他面前:“给我买!给我买。”

    陈溱就像个土豪爹:“买买买。”

    当陈溱看见一个小老虎给抱着奶瓶喝奶的时候,内心受到了冲击,讲实在话,挺萌的。但是营养液是这么喝的么?他到底有没有作为一个机器人的自觉地啊?小老虎完全无视他怪异的目光,吧嗒吧嗒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终于,终于有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挺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破电池老化了,漏电,我回一点它就漏一半,搞得我皮毛都变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申请经费维修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可以帮我洗澡吗?不是答应了我搞卫生的吗?”

    小老虎一屁股坐在地上,两只前爪托着奶瓶,湿漉漉的眼睛看向了陈溱。

    陈溱冷漠地侧过了脸。他的内心有一丝愧疚,之前的确承诺过,但是总是搞忘记了,刚刚他开电脑,蹭了一手灰。

    小老虎放下奶瓶,跌跌撞撞走过来了,脑袋照着陈溱小腿撞,力气特别小,陈溱害怕自己硌着它脑门。

    “搞搞搞。”

    绒毛控溱彻底屈服。

    叙完旧,陈溱说:“我遇见云轻了。”

    小老虎两只尖尖的牙齿咬着硅胶特别傻白甜地看着他:“我知道,不然你拿什么给我买小奶瓶。”

    陈溱叹气:“知道就好,我碰到他了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小老虎双目放空,突然放下奶瓶四肢着地爬向他抱着他的小腿:“没关系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陈溱抬起腿,将他吊起来:“得了吧,你还是帮我准备好安眠药吧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少女一路带着陈溱穿过曲折的走廊,最终在一间门口停下,屈指叩在门上轻轻叩击三声:“主子,人带到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穿来了一道深沉的声音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回身向陈溱,完全显露出那得意的笑容:“稚家公子,请——”

    小缳见了也说:“公子去用饭吧,此处交给奴婢好了。”

    饭就是破碗里的几个肉包,陈溱吃了俩,剩下的给他们留下。他啃啃啃,目光不一会儿就转到床边两个人身上。稚乐低头坐着,两只脚荡在床边,格外乖巧。小缳有一句没一句地安慰他:“下次可不能这么莽撞了,你自己不难受咱们还心疼呢。”

    稚乐咬着唇笑,显得十分满足,获得关注,获得爱,整个人都变得鲜活饱满。

    稚乐的小心思陈溱懂,而且觉得没什么可指摘的。他现在就像个酒足饭饱看着双全儿女的老大爷,生活贫瘠,但是自得其乐,一家子和乐融融的该多好啊。现在安全没有保障,但是在过一段日子,等稚乐练好了槐花宝典,没了掣肘,一切都会顺遂的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融融的月光从窗边洒入。寂静的屋子被一道布帘隔开,外面睡着小缳,里面则躺着稚乐与陈溱。

    清眸少年在月色下仿佛成了魔,带着泠泠的妖异,身体的每一寸都在散发着摄人的微光。他含笑看着身边陷入沉睡的人,原本淡漠的神情此时格外柔和。一寸寸迫近,感受着身边之人对自己的忍让,身体里的欢欣满溢。

    可以看见,他们二人所睡之床格外小,然而稚乐所占的却有一大半。陈溱害怕他晚上睡觉不老实,不敢放他在外面,又担心自己挤着他,所以索性自己贴着床沿睡把大部分的床位让给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他在熟睡,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乖巧可爱的弟弟的怪异之处,不知道原来他会发光呢,更不知道在他无知无觉的时候,平日里小心谨慎地孩子会凑上来,轻轻地啃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陈溱一直以为自己什么都懂,但是等他发现自己弟弟越长越歪的时候,才发现,懂个屁!

    稚乐的身体像一片洁白的羽毛一般浮起来,他踏空而行,越过陈溱,没有穿鞋,悬停在虚空中是静默的模样宛如一尊高贵的神祇。从发丝到脚尖,无一处不蕴含着造物主的匠心独运。

    然而稚乐的心中却毫无波澜,这种心情远没有他触碰陈溱时的激动。白天吸取了如此多的力量,他变强是预料之中的事情。刻意控制着灵力的流转,他身体的肌理在变得更加细致,然而脸上的伤口却毫无改变。

    如此美中不足的瑕疵,别人看了也许会叹息,但是稚乐却不以为意,这道疤,在脸上停留得越久越好。他在定云山庄遭受如此多非人的折磨,可怕的痛楚似乎还停留在每一个骨节的缝隙,使他一旦受到一点伤害,便要承受肉身崩裂般的痛苦。曾经问过无数遍为何,现在才明白是为了与兄长重逢啊。

    如果顶着稚迩的脸,他还会接纳自己吗?

    不会吧,他那样冷傲的性子。就算面对陌生人时如此温柔,但是如果需要救助的是曾经被他漠视的自己,他就决计不会如此的。曾经稚家的一切于自己而言可有可无,但是从遇到兄长的那一刻就不一样了,他不可能允许自己在兄长身边遭受冷遇……那种事情,只要想一想,都觉得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稚乐伸手弹出一只瞌睡虫,青白的虫子依附于粗糙的窗棂之上,以己身为中心发出嗡嗡的鸣声,这声音对灵者无效,对毫无灵气的普通人却效果显著,可以保证在他出去的这段时间内使屋中之人安然沉睡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掀开门,破空而出,直取秋名山上的那棵苍翠虬结的大树。

    正在随身空间里吃着红烧大排熬夜追剧的绿萝抖了一下:“小S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要不然咱们直接跃迁回总部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,调查报告你还没写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写吧,没什么的……反正现在系统很稳定,要出事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绿萝就感到剧烈的眩晕,他勉强撑着桌子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然而话说一半,他就明白了,他的身体在发光,从绿变成红……

    卧……槽……不会是他想的这样的吧。

    S777小声说:“大人,目标在施展‘吸~精大法’。”

    绿萝就是在迟钝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明显是和白天一样有人在吸取他的能源,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灵气。

    这是储备能源啊少年,白天还不够你吸吗?你要不要这么丧病啊你!内心已经在嘶吼,脸上还要维持作为一个上级人员该有的稳重,他默默地抽出了自己的大刀。这一把和他用致幻剂做出来迷惑陈溱的那一把不一样,这是萨拉丁摸过的正宗大马士革钢刀。

    小S说:“大人,你这是要跟目标正面肛吗?”

    绿萝冷漠脸:“哦,没有,我只是拿出来擦擦灰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般?”

    绿萝怒吼道:“还不快撤退!”

    “可是您不是和陈溱约好了要等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等到储备冷源被吸光然后留在这里‘牺牲’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觉得上面那帮老头子会给你发抚恤金?”

    一道绿光冲天而起,稚乐眯眼,迅速腾起去抓,在即将握住之时,那道光却消弭于无形,就这样活生生地消失了。真是奇怪,那团气明明还有不少,然而手掌再次贴上树干,里面却变得空荡荡的。老树迅速枯萎,枝叶蜷缩凋零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稍霁,东方将白,他顾及家中之人,不好长久逗留在外,一个旋身便向柴屋处掠去。

    坐在星海空间里的绿萝劫后余生,庆幸地说:“幸好跑出来了,不然等陈溱完成任务才能回来,真是太险了。”他看了看眼前大屏幕上的眉眼如画的白衣少年,不忿地摇摇头:“实在是太混蛋了,这个系列的攻略目标怎么的都这么难搞,你自己看看,天性贪婪狡诈,在宿主面前那么会卖乖,转眼间吃人不吐骨头。我艹艹艹艹,那么可爱的小白兔我都留给他了,居然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笔记本的显示屏上的画面,还停留在游戏主页上。画面上几个漫画人物还在一突一突各种闪光,渣画质差点闪瞎人眼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,剧情都想不起来了,主要是不想复习的神力支撑着他一颗想睡的心。(www.wenxue6.com)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 [添加书签] [章节错误/更新慢]